[布蘭家心裡話20131211]   

我們在熟悉的草原裡跳躍奔跑,以為這就是勇敢,

但是從來都不知道,綁住雙腳的繩子甚麼時候才會鬆開?

在回憶裡放開青春的瘋狂,順手撫摸因成長而發白的皺紋,眨眼,用淚水洗去寂寞殘留的乾澀,轉過身才發現,原來世界好大好大。

繩子,是斷了還是延長了?

不知道,因為狡猾的她命令我穿上透明的囚服,桎梏。

於是我軟弱的服從,被習慣制約,用最簡單的方式。

 

 

可是,我至少可以仰望,

至少眼裡的寂寞可以漂亮得滑落雙頰,

像電影一樣……

lovewithme06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